啊,真的好险

没有群,全文爱发电:险险子

无效出轨07

⭐双海王双渣男,背对着自家d/s找别家d/s,却又约到有同样想法的对方✓


⭐双向修罗场的冥场面怎么能错过呢


⭐兜兜转转之后才发现,最契合对方的居然还是彼此


⭐老规矩,短篇3w字以内完✓

  

  本章可能会让一些人不适,如果你出现了此类症状,请及时弃坑🙏🏻

  

  左明远因这话委屈上了,他眼中湿意更甚,瞧见魏弛调笑的目光,默默侧头挪开了视线。

  

  魏弛挑了挑眉,把男人的反应尽收眼底,他捏着皮革一路往上,掠过胸*膛,喉结,轻轻贴在他耳边,迫使左明远把脑袋又转了回来。

  

  委屈的小狗垂眸不愿意看他,把撒娇的这点小小心思藏在了双眸之中,僵持小半天,最后还是忍不住拿脸颊去蹭了蹭贴近的皮革。

  

  魏弛笑了一声,发自真心且毫不掩饰,他收回手,左明远已经把视线重新落回了他身上。

  

  “叼个鞭卝子都能掉,哪里来的脸皮撒娇?”这话里还带着笑,显然魏弛并没有真正为此生气,他把左明远刚刚弄掉的鞭卝子踢到一边,又往男人跪的地方贴近了一步。

  

  左明远仰起头,房间的灯光刚好被魏弛的身躯挡住,他恍惚了一瞬间,好像看到了他爱的人沐光而来。

  

  随后魏弛俯下卝身卝子,掐住他的脖子往前一带,低头吻住了他。

  

  这个吻并不激烈,像是奖励像是安抚,更像是爱人之间的缠卝绵,由魏弛主导,一点一点由浅入深,把那些深埋心底的爱意交换于唇齿之间。

  

  左明远似是醉了,热意席卷了他的大脑,让他只能在浑浑噩噩之中被动接收,他鼻子一酸,眼尾红艳艳的又掉下泪来。

  

  魏弛神色一暗,松开他的唇,微微仰起头去吻掉了左明远的眼泪,谁料那人却偏头一躲,咬着下唇,把含卝着泪的双眼盖在了眼帘之下。

  

  魏弛叹息一声,松开放在他脖颈之上的手掌,重新把那些汹涌的爱意和yu卝望压下。

  

  他们进入了一个怪诞的循环。

  

  渴望相爱又抵触相爱。

  

  “转身。”

  

  左明远依言照做……

  

  【老地方见✓】

  

  

  魏弛伸手抚过他的眼尾,把那滴还未落下的泪水抹去,贴在他耳边:“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给予的,没有什么值不值得,应不应该。”

  

  “所以……”

  

  “哪怕是爱意和关怀,你也必须一分不差地全部接纳入怀。”

  

  “听明白了吗?”

  

  左明远嘴唇颤了颤,他噎了片刻,声音里带着哽咽:“明白了……”

  

  ⭐麻烦多多三连四连🙏🏻

《明灭》14验伤

  双强  强卝势沉稳闷骚攻✘清冷狠厉美卝人受虽然分了攻受,但算互攻


  家族内斗,涉及一些军旅,架空,所有故事内容皆为虚构⚠️

  

  

  陆铭山坐在大厅主位,郁清立于侧边,余下的人散在另一侧,大气也不敢出。

  

  鹤五传来的消息,让他们对陆家目前面卝临的局势认知又更近了一步,可正是因为这一点点突如其来的关键了解,反而让他们手足无措起来。

  

  郁清立在一旁思索了好一会儿,才上前一步跪在他老卝师面前:“是小十疏忽了。”

  

  “此事不怪你。”陆铭山摇了摇头,脸色也是一片凝重。

  

  鹤五传回来的消息只有四个字:【军方内乱】

  

  仅仅只有这四个字,就拿捏住了他们的命脉,郁清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么多年来从未出现过问题的C市军方,会突然有人和陆峰昇勾连。

  

  不仅是祸不单行,更是他没有思虑周全。他以为陆峰昇的手伸不到那么远的地方,只要陆秋暝远离A市,所有的纷争和战火都会烧到他身上来。

  

  可如今陆秋暝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孤军奋战,无异于是亲手把那人推向了危险的深渊。

  

  “老卝师,秋暝那里,小十必须去。”

  

  擅自行动不合规矩,但情势所迫,郁清没办法想得那样周全,而他能否离开的关键点在陆铭山身上。

  

  鹤一一走,鹤守群龙无首,必然需要一个领卝导来统帅,鹤二虽然沉稳,但很多时候有些感情用事,恐怕在下达命令的时候并不果断。

  

  最合适的人选就是身为上上卝任鹤一的陆铭山。可是如果陆铭山真的替他接手了鹤守,在他回来之前看顾陆家,就摆明了在这次斗卝争之中沾了边,搅和进了陆家权卝利斗卝争的漩涡之中。

  

  历代鹤守都是随着家主的离世而殉卝葬,陆铭山之所以能活下来,是因为他身上留着陆家的血,是正统的陆家子嗣。

  

  他要在面上和稀泥,暗地里帮助郁清,长老会还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们也没有必要为了找不到证据的事情,和陆家四老卝爷离了心。

  

  可这一次,郁清是要把他放在台面上来,这无异于是在向陆家所有人宣布,陆铭山在帮少主夺卝权。

  

  这看似是支持正统做的一件正确之事,但是却越过了长老会的红线。

  

  鹤守涉及并处理了陆家太多的机卝密之事,一旦老家主卸任,那一届的鹤守就需要立刻从权卝利之中抽身,此生都不能和陆家事务再沾上一星半点的关系。

  

  陆铭山既然已经破例活了下来,就不该再沾惹陆家的任何事情,像他前些年那样闭死关才是最为正确的选择。

  

  陆铭山垂头看向跪在他面前的少年,身为鹤守地一员,他这一生无儿无女,甚至在百年之后,也只能葬在家臣的碑林,接受不了陆家子弟供奉的香火。

  

  他本来已经打算残灯烛火过一生,但晚年遇见了郁清这样一个招人疼爱的弟卝子,让他整个人从垂暮等死之年突然活了过来。

  

  “你放心去吧。”陆铭山眼神锐利起来,他本来已经收敛锋芒,等着颐养天卝年,可如今有人要动他认下的人,他又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郁清修卝长的睫毛微微动了动,他垂眸片刻,启唇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却只一言不发地磕了个头,把外露的情绪慢慢收敛。

  

  陆铭山于他而言,不仅是师长,更是父亲一般的存在。在孤独无依的陆家,陆秋暝是他的骄阳,陆铭山就是他躲雨的一片屋檐,而如今他却要把这位在陆家仅有的亲人推向战火纷争的中心点。

  

  若真是身为人子,他也是那活该千刀万剐,受人唾弃的不孝子孙。

  

  “小十……告退。”他说不出惺惺作态的话语来给陆铭山装样子,郁清清楚,粉卝饰的话语不管说多少,也不能让他心中好过半分。

  

  “鹤守全员听候四老卝爷调派。”

  

  这是郁清离家前留下的最后一句指令,他这一次行动只带了一位世代都在陆家做事,行卝事稳妥的年轻人一起。

  

  飞机这种极易被查到航班都交通工具自然是不能用,他们天刚擦亮就出发,尽量避开人多的地方开车去M市,到达之时夕阳已经落山。

  

  陆秋暝的通讯敲不开,不管是A市还是郁清本人都没了他的消息,他心中隐隐约约有些不安,留了个心眼先在陆秋暝他们驻扎的外围落了脚。

  

  如果这批带过来的人真有什么问题,他莽撞的进去无异于是自断后路,只能等夜色降临,潜入进去探查一下营地里的情况再做打算。

  

  过了饭点后的营帐骚卝动了一阵,郁清别了枪卝支,换了身深色的衣服,在看卝守交卝班之计从侧边的林子里混进了营地。

  

  他一路摸索着深入,看似毫无目的,实则在一点一点往营帐中心靠近。陆秋暝身为少主,也在军卝队里待了一年多的时间了,这些人怎么着也不可能把他居住的营帐安排在边缘地区。

  

  只是由于要封卝锁M市边境,这次来的人并不少,郁清一路之上避开巡逻人员,摸卝到中心区域已然浪费了不少时间。

  

  他正要想办法探查哪一处是陆秋暝的住所时,却因为迎面走来的两只即将交叠的巡逻队,而不得不铤而走险,果断退至一顶听起来较为安静的营帐之中。

  

  随即有人扣住他的手腕用卝力一扯,他就撞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里。

  

  “秋暝……”

  

  郁清愣了一下,正要说些什么,又被少年揽住腰卝肢往侧边一带,压到了颇具弹卝性的充气床垫之上。

  

  “郁清。”

  

  这两个字吐得颇有些恶狠狠的意味,陆秋暝眉头紧锁,附在他耳边,语气凶狠又无奈:“我就该揍得你卧床不起。”

  

  “看你到时候是否还有心思把自己往火坑里推。”

  

  郁清因为耳边喷洒的灼卝热气息而轻卝颤了一下,他戒备渐收,伸手勾了陆秋暝的腰卝肢,说的却是正事:“军方出了奸细。”

  

  “我知道。”

  

  陆秋暝应了一声,却不放开他,反而伸手将他的腰带抽卝离,撩了郁清的衣衫:“这不是重点。”

  

  郁清愣了一下,刚要伸手制止,陆秋暝却突然又松了手,起身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望着他,语气强卝硬:“脱了,我要验伤。”

  

  

  ⭐关于咱们可怜的小九:挨得太狠了晕过去两次,鹤二实在下不去手了就去求了陆铭山,小崽子终于在第三次昏迷之前被赦免。(或许会有番外✘)

  

  ⭐记得三连四连加速清哥百倍奉还(???)

《明灭》13重罚

    双强  强卝势沉稳闷骚攻✘清冷狠厉美卝人受虽然分了攻受,但算互攻


  家族内斗,涉及一些军旅,架空,所有故事内容皆为虚构⚠️

  

  “七姐要是难过无法原谅小九,小九愿意拿自己的命去偿。”

  

  话音刚落,鹤九只觉得耳边过来一阵风,郁清狠厉的一巴掌抽过来,让他整个人即便是跪着也趔趄了一下。

  

  响亮的巴掌声让站在一旁的鹤二和鹤四都愣住了。

  

  郁清甚少打人脸,鹤守的几位偶尔被罚也就是进刑堂走一遭,鹤九特殊一些,这些年跟在郁清身边由他亲自教卝导,但抽耳光这种事,还是这么些年来的头一次。

  

  鹤九脸颊发卝麻,随后火卝辣辣的烫起来,他整个人有些懵,因为郁清毫不留情的教卝导又陡生出一股心酸。

  

  郁清面色沉静,分明刚才动了手,脸上丝毫不见动怒:“腰带。”

  

  陆家是军人世家,鹤守最开始创立时,在整治队伍方面也是依凭着军卝队的管理方式践行的,过了这么些年,虽不卝穿军装了,但出任务时依旧是以干练为主,裤腿袖口扎紧,腰上绑着武卝装带。

  

  因着这个装束,鹤九这么些年少说也挨了不下十顿的武卝装带了。

  

  这玩意儿又结实又有韧劲儿,抽在臀上一下就是一道两指多宽的红印子,三五下就能带上紫色,郁清曾经十几下给他抽得两天没敢坐板凳。

  

  鹤九战战兢兢地抽卝了腰带递上去,说到底他还是怕的,小家伙刚才气势凌人地过了过嘴瘾,无非是心里正难受却被他哥抓着伤口使劲儿撒盐,如今冷静下来,就知道大难临头。

  

  他不是没见过死人,鹤守的哪一位不是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他只是没想到会因为自己的鲁莽,导致鹤七的哥卝哥为了救他而死。

  

  这样一份愧疚与不安的情绪,在见到郁清的那一刻变成了本能的依赖,但是却没能得偿所愿。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郁清把那厚实的腰带叠成两层,不咸不淡地问了一句。

  

  鹤九还没说话,那腰带就兜着风往他尚且滚卝烫的右脸袭来。

  

  鹤九惨叫一声,捂着脸往一边滚了一圈,疼得眼泪直勾勾地落了下来。

  

  鹤二和鹤四两人具是一惊,悄悄对视一眼,却无一人敢插嘴求饶。

  

  “跪起来。”郁清微微抬了抬下巴,指尖摩挲在有些扎手的武卝装带上,语气平淡到好似刚才动手的不是他一般。

  

  鹤九疼得直抖,他整张脸在尖锐的刺痛之后像是含了万千根小刺,大面积的发卝麻,随后生出灼烧一般的热意。

  

  小孩儿又疼又怕,最后颤颤巍巍地跪回去,脸颊上肿起一道尤为明显的红痕,还带着些许深红的血点。

  

  郁清扫了他一眼,多的话一句也没说,抬手往他右脸又抽卝了下去。

  

  鹤九的惨叫卝声变了调,他缩在地板上捂着脸颊呜咽,等疼过了劲儿,才哑着嗓子叫了声哥。

  

  像是脸上被烙铁烫伤了一层皮,火卝辣辣地疼,疼到他只敢虚虚拿手盖着,连轻微地触卝碰都怕勾起更难耐的疼痛。

  

  鹤九哭的收不住,他半张脸已经肿了起来,伤*痕边缘以及交叠的地方一片青紫,看着尤为可怖,而郁清食指点了点身侧的小茶几,毫不怜惜:“继续。”

  

  鹤二张了张嘴想劝什么又被鹤四拉住了,郁清向来最疼爱鹤九,下手自然有分寸,况且打得再狠也是鹤一该行使的权卝利,容不得他们多言。

  

  鹤九实在是疼狠了,他从没有今日这般惧怕过郁清,小孩儿哆嗦着缩成一团,不愿意再跪回去,嘴上呜呜咽咽地认错:“哥呜呜……小九错了……”

  

  郁清垂眸,却还是不愿惯着他:“噤声,我不说第二遍。”

  

  鹤九被郁清温凉的双眸一扫,便像是浑身入了冰窖,他打了个寒颤,默默噤了声,勉强撑着身卝子跪直,却不敢直接靠近郁清,磨磨蹭蹭地挪着膝盖往他那里一点一点地蹭。

  

  鹤九知道在他哥面前拖延时间并不管用,可剧烈的疼痛让他此刻还没消化过来,他实在是挨不起了。

  

  郁清由得他磨蹭了一会儿,抽卝了那武卝装带正要下手,鹤二却突然叫住了他:“大人,鹤七在外面跪了一会儿了。”

  

  郁清敛了眸子看他,鹤二卝手心冒汗,又瞧见鹤九水汪汪地一双眸子盯着他,硬着头皮道:“她说自家哥卝哥是尽忠而死,大人要是打坏了小九,岂不是让她哥白死了。”

  

  郁清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盯着泪水还没收住的鹤九:“瞧瞧,你愿意抵命人家也不让。”

  

  鹤九噎了一下,知道是自己先前的口无遮拦让郁清动了气,也不敢辩解,只抹着眼泪惊疑不定地望着他哥。

  

  他本来就是赌气说的话,小孩儿刚经历了这样的变故,心中愧疚又难过,没得到他哥的安慰反而被训斥了一顿,心里委屈就口无遮拦地说了,没想到让他哥动这么大的气。

  

  在他的记忆中,自从跟着郁清起,虽然也时常挨揍,却是第一次这样没脸没皮的被抽在脸上。

  

  “还有呢?”

  

  郁清懒得去照顾小屁孩地心理活动,鹤七和鹤二同时归家,但这会儿才来,应该也不只是为了鹤九这一件事。

  

  “鹤五前辈那边有消息了。”

  

  郁清眼神终于波澜了一下,陆秋暝虽然只和他失联的几个小时,但一想到郁津的话,郁清就没法安稳地把事情往好处幻想。

  

  他思索片刻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鹤二侧身让出一条道,郁清却没着急迈步,而是抄着手里的武卝装带,朝少年zhong起的脸颊补上了刚才没打上的那一下。

  

  由于没有准备,这一下落得实在是结实,鹤九刚调整好的跪卝姿就被打碎,他嘴角渗出殷卝红的血,伤痕边缘也卷起一层白边,眼看着就要破皮。

  

  少年疼到失语,张着嘴发不出声来,唯有狼狈地软在地上,双手死死攥着拳,青筋展卝露,眼泪本能地往外涌。

  

  任谁也没料到郁清还要打,鹤二更是脸色一变,连忙跪下求情:“大人,小九还小,不如慢慢教。”

  

  郁清却不看他,随手丢卝了手里的凶器,盯着软在地板上的少年:“你要慢慢教,我就把人留给你教。”

  

  “去刑堂请块板子来,让人守着,板子什么时候坏,便算你什么时候教好了。”

  

  说罢,他反手取了放在一旁的银簪一边往门外走一边吩咐道:“鹤四,去请四老卝爷过来,就说我有要事和他商议。”

  

  陆秋暝那边,他还是想亲自去一趟。

  

  ⭐可以在置顶评论放“拍一拍”表情包,下次更新会一键提醒

  

  ⭐码字不易,记得三连四连加快小两口见面进度✓

Q:险险,就,咳咳,这些合集封面图片都是哪里来的呀……

随便上网刷到的,有兴趣的就保存了,具体从哪来已经忘了

Q:哇塞 现在才发现险险子的头像和背景是海贼王诶 我也很喜欢海贼啊啊啊啊啊

哈哈哈哈快乐做同好,只要你也爱海贼王,我们就是异父异母的姐妹

一只猫引发的祸事(中)

  ⭐就是小脆皮偷偷收养猫猫被抓伤还妄图瞒着楚大佬,于是就被狠狠收拾了一顿

  ⭐前排感谢大家的礼物和粮票,感谢LOF让大家看不全本章内容

  

  何璃颤颤巍巍地把发刷递到楚哲恒面前时,已经自己把自己吓得直哆嗦。

  

  

     ……

  

  

  不是羞,主要是怕的。


  


  楚哲恒和他同卝居也有一个多月了,大大小小立了好几次规矩,这发刷放在床头当然也不是摆设。


  


  上次何璃在床卝上挨了二十下,哭得嗓子都哑了,第二天就想扔了这凶器,楚哲恒却不咸不淡地威胁他:“扔了我换个更疼的。”


  


  于是小脆皮捂住p/g,怂了……


  


  可他死也没料到,自己有一天还能再和这个疼的人要死要活的东西亲卝密接卝触。


  


  楚哲恒接了发刷,本想在餐桌上挪出一小片地方让他趴着,可瞧见少年几乎没动过几块的牛排,又忍不住心软。


  


  “过来。”他点了点自己的大卝腿,小家伙以为是要挨,抹着眼泪就往上趴,被楚哲恒揪住脖子,抓小猫似的提溜了起来。


  


  何璃懵懵地眨了眨眼,被抱到了怀里。楚哲恒把发刷放在一旁,握着叉子往小家伙嘴投喂:“先吃饭。”


  


  免得这只蠢鱼待会儿哭着哭着没力气了,挂在他身上当赖皮。


  


  何璃被楚哲恒的温柔俘虏了一小会儿,无论疼与不疼,男人在生活之中给与他的关切和爱护从不作假。


  


  小家伙一口一口咬上楚哲恒送上来的牛排,不知道为何有些鼻酸,他这人憋不住眼泪,于是揪着自己的衣角,坐在楚哲恒怀里呜呜地哭起来。


  


  他虽然迟钝,但从小就知道自己不太受待见。于是无论是什么样的环境,他总习惯待在边缘,不自信不勇敢,畏手畏脚地度过了二十来年,最终只能在网络之上放的开一点。


  


  楚哲恒介入他的生活之后,他心中有一处逼仄阴暗的小房间里像是渗透进了光,让他每一天都比前一天还要幸福美满。


  


  何璃不知道什么叫救赎,只是他觉得,只有楚哲恒是他生命之中的心甘情愿。


  


  即便怕疼,即便脆,即便当时只是因为好奇入圈,即便全靠口嗨骗过了观众这么多年,他还是遇到了让他能够信任的另一半。


  


  从前总有人骂他是傻卝子,但原来小傻卝子也可以有人喜欢。


  


  “哭什么。”楚哲恒一时无奈,他扯了纸巾替小家伙抹眼泪,把人翻了个身,抱在怀里轻轻拍。


  


  这还没打呢,就哭成一滩水了。


  


  何璃洗了吸了吸鼻子,缩在人怀里哭了好半天,闷声道:“你每天都要喜欢我多一点。”


  


  楚哲恒愣了一下,正要回他,何璃又红肿着眼睛抬起头:“因为我也在喜欢你多一点。”


  


  “每天都比每天多一点。”


  


  少年眼睫还挂着晶莹的泪珠,眼尾红红的,就那样毫不避讳的看着他,双眸之中是罕见的认真。


  


  何璃不会撒谎,他只是在陈述自己内心深处最真卝实的想法。


  


  楚哲恒被这个认知击中了,好似满心都是化开的蜜糖,让他整个人都被这一份甘甜黏住了。


  


  他一时无语,只能嗯了一声,垂眸吻住了怀里的少年。


  


  这是他们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吻。因为何璃的特殊性,楚哲恒总认为自己是在欺负小孩,在进行某些禽卝兽卝行为之时,总是犹豫后再谴责,最后放弃直到现在。


  


  可他的忍耐着实有限。


  


  这一份积攒已久的深情突然炸开,那些难以掩埋的yu卝望和热意节节攀升,好似这世间没有人比他们更加缠卝绵。


  


  楚哲恒扣住何璃的脑袋,把因为缺氧而妄图躲闪的少年欺卝压地红了脸,眼泪又蓄了起来。


  


  他眼里裹卝着笑,终于吻上何璃的眼尾,把稀缺的空气送还给了毫无经验的少年。


  


  随后他伸手揉了揉少年的额发,声音低沉却又温柔,还带着尚未消散的情卝欲:“嗯,每天都喜欢何璃璃多一点。”


  


  小家伙缓了小半天,甚至还食髓知味地舔卝了舔嘴角接话道:“那也要每天少打我一点。”


  


  ……


  


  刚被点燃的暧昧氛围被这句话毁于一旦,楚哲恒一时心累,忍不住伸手掐了掐少年肉卝嘟卝嘟的脸。


  


  “呜……”


  


  何璃吃痛伸手去揉了揉脸,醒目的伤痕晃荡在楚哲恒眼前,把他刚刚遗忘在一旁的教训又提到了面前。

  

  

  到底是个小蠢蛋,多好的转移话题的时机,又被他自己搅乱。

  

  

  ……

  

  

  【剩一点,不给过,懒得传送,下章一起接上】

  

  

  ⭐多多三连四连加快小家伙挨揍进度,可以在置顶评论给我留“拍一拍”道具,下次更新会一键提醒✓不要单独盖楼!!!

《明灭》12预谋

  双强  强卝势沉稳闷骚攻✘清冷狠厉美卝人受虽然分了攻受,但算互攻


  家族内斗,涉及一些军旅,架空,所有故事内容皆为虚构⚠️

  

  郁津不太喜欢陆秋暝。

  

  作为一个孩子,他并不明白陆秋暝这个名字的分量,所以自知道了自己有个哥卝哥被他霸着开始,郁津就对陆秋暝这个人怀有从未见过面的敌意。

  

  在孩童的世界里,善恶一向比较简单。

  

  “你说什么?”鹤七愣了一下,随即眼里闪过一丝慌乱。

  

  “有人说要拖住哥卝哥,不让他去那个什么地方来着……”

  

  郁津挠了挠头,半天想不出来,最后嘟囔道:“反正他们说是什么把老虎喊走的计策。”

  

  “调虎离山?”

  

  郁津重重点了点头,看向接他话的鹤九。他曾经见过鹤九一面,不是在陆家,而是在一场婚宴上。

  

  只看了这么一眼,郁津就被他爷爷带着离了场,后来听说那场婚宴变成了丧礼,新娘的白裙染了血,坐在梳妆台前,脸上还挂着诡异的笑容。

  

  当然,这些都是传言。

  

  鹤九脸色不佳,他刚受到打击这会儿脑子里空无一物,更别说想什么办法了,只能呆呆地问:“七姐,怎么办?”

  

  鹤七脸色也不好看,陆家鹤守自成卝立以来,就有一道暗地流传下来的死命令:鹤守必须死在家主前面。

  

  历代鹤守除了陆铭山这个特殊的存在以外,无一不践行了这条规矩。虽说陆秋暝现在还不是家主,可若是他真有什么三长两短,鹤守地处境也会变得艰难。

  

  鹤守与陆家家主本就牵扯甚密,分不出彼此来。

  

  “这件事情有蹊跷。”如果真如郁津所言,陆峰昇的目的只是拖住郁清的脚步,他又何必在庄园埋下炸卝弹?

  

  布下这种下死手的陷阱,可不像是要留郁清一命该有的行为。

  

  这件事情本身就前后矛盾。

  

  “大人让鹤二来接应,不如先和他联卝系,确定大人平安之后再做打算。”他们谁也不能擅自下决定,鹤守的统帅只有一人。况且她认为,一个孩童说的话,可信的程度并不高。

  

  “直接回家。”

  

  鹤九怔住,他往声源处看,郁清长发已经披下来,脸颊边沾了血,衬得他脸色苍白,他右手捏着染血的银簪,手臂还往下滴答滴答渗着血。

  

  虽然受了伤,但却算不上狼狈,反而因为他凌厉的眼神,透出一种渗人的味道。

  

  正是这锐利的一道眼神,让鹤九要出口的关切吞回了肚子里。

  

  郁清扫了三人一眼:“鹤七,你去接应鹤二,让他直接带人回老宅。”

  

  “你们两个,跟我走。”

  

  鹤九也就罢了,虽然平日里很少跟着郁清出任务,也是见过血的人,但郁津一个八岁的小孩儿,道理都没懂全,看见郁清这个样子却不害怕,反而迅速从地上爬起来,捏着鹤九丢给他的mini小手卝枪跑着步追上了郁清的步调。

  

  “哥卝哥为什么不回家?”

  

  郁清的脚步顿了一下,他敛下眼睑把那一丝波澜迅速埋藏,没理郁津的话,快步向前。

  

  小家伙没得到回应也不气馁,屁颠屁颠地跟在郁清身后接着道:“之前爷爷每次都哄我,说等我长大了就带我见哥卝哥。”

  

  “可是我一直都在长大。”

  

  “……”

  

  小家伙一路上说了很多话,说他生活里遇到的趣事,说他家里养的小狗,说他在国外遇到的好玩的事物。

  

  童言无忌,鹤九却听得心惊胆颤,郁津的言语就像是把杀伤力不大的小刀,反反复复捅卝进他哥的身卝体里,虽不见伤势有多严重,却总能刺伤人。

  

  谁都知道,以他哥的才华,本该有更璀璨而耀眼的人生。可他却藏在陆秋暝身后,埋在陆家大院里,成了一把终日见不得阳光的利刃。

  

  这是一块陈年的伤疤,郁津不明白也理解不了,他只是好奇,为什么自己的哥卝哥和别家的不一样。

  

  “郁二少。”

  

  郁津自顾自地坐在车上说了一路,刚到陆家终于听到郁清同他说话,用得却是旁人叫他的称谓。

  

  小家伙不知怎的就突然安静了,他还没讲完的故事卡在一半,却垂头不再说了。

  

  “在陆家休息片刻,有人会送你回郁家。”

  

  郁清像是没看见小孩的低落,略过他望向鹤九:“收拾一下,来我房间。”

  

  鹤九被他一眼盯得肌肉卝紧绷,忙不迭的回了个是,迅速下了车。

  

  他洗完澡换了个衣服来到郁清房间时,他哥已经上好了药,鹤二已经回来了守在门边,和他一起的还有鹤四,凑在郁清面前正说些什么。

  

  “继续联络。”

  

  “是。”

  

  鹤九就听了这样一句尾巴,他四哥就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直直地出去了。

  

  小家伙知道自己惹了祸,埋着头在他哥面前跪下了。

  

  郁清没理他,而是又看向鹤二:“郁家的情况查清楚了吗?”

  

  “和大人猜的一样,他们最近并没有大笔地资金流动,郁老卝爷前天还出去郁家名下的度假村里钓了鱼,看起来不像是有大动作。”

  

  鹤二有些不明白,既然郁清已经猜到了和陆峰昇联手的不是郁家,为何还要以身犯险,往陆峰昇设计的火坑里跳。

  

  “那就不用查了,动手的是秦家。”郁清拿纸巾仔细把那银簪上的血迹一点一点抹掉,随后放置一旁。

  

  顾家嫡系和旁支正在内斗,这两年来元气大伤,沈家清清卝白白,从不参与这些暗地里的斗卝争,不是郁家,自然就只能是秦家了。

  

  有句话说得好,当排除了所有可能的选项之后,剩下的那个最不可能的选项,就是正确答卝案。

  

  况且,秦家旁系这些年势头正好,蛰伏多年没有出手,让秦家隐约有从四大世家中脱颖而出的势头,若是陆家出事,他们自然得利。

  

  “鹤五前辈联卝系上了吗?”郁津虽然是个孩童,但也不是那种信口胡诌的人,陆秋暝进了密林就没再和他联卝系,现在只能靠他们联卝系上M市的鹤五,才能知道具体情况。

  

  鹤守之间有独特的联卝系方式,虽然原始了一点,但能让他们在被限卝制被监控的状态下,也能将消息送出来。

  

  “消息正在传回来,今卝晚应该就能到。”准确来讲,现在应该已经是早晨了。

  

  “嗯。”郁清点了点头,这才转头看向跪了小半天的鹤九。

  

  他还没说什么,小孩自己先绷不住了,垂头丧气地认错:“是小九莽撞了,小九错了,请大人责罚。”

  

  “我罚你,这几条人命也活不过来。”

  

  郁清在陈诉事实,鹤九却鼻子一酸,被压卝迫得喘不过气来。

  

  他才十三岁,他也还没长大。

  

  郁清叹息一声:“鹤七的哥卝哥,是她在这世上仅存的血缘了。”

  

  鹤七和她哥卝哥是一母同卝胞的龙凤胎,他们出生在沿海地带,因为战乱失去了亲人,自小相依为命一路流浪,后来投靠了陆家。鹤七被选为鹤守,她的哥卝哥却因为在战乱中脚上受了伤导致发卝育不良有一些跛脚而做了鹤七的手下。

  

  这么些年都安安稳稳地过来了,直到今日。

  

  鹤九心脏一抽一抽地疼,他默默红了眼眶,委屈和愧疚两种心情杂糅在一起,让他哑着嗓子自暴自弃地开口道:“七姐要是难过无法原谅小九,小九愿意拿自己的命去偿。”

  

  ⭐afd第十三章已更✓可以在本条置顶评论刷“拍一拍”表情包,下次更新会一键提醒

  

  ⭐记得三连四连哦宝贝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