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真的好险(看置顶)

全文爱发电:险险子

《浮》14易主

      ⭐娱乐圈 涉大⭕ 心狠手辣大渣z 介意慎入!!!


       娱乐圈虐粉固粉的常用手段就是卖惨,什么带伤拍戏,带伤录综艺之类的,很是常见。

  

  经过了这一场小插曲,路渊算是捞了一笔巨大的好处,这场事卝故的真假,在场的工作人员也有很大一部分人都心知肚明。

  

  毕竟大家都不是傻卝子,不过大部分的人都认为这是宁皓和路渊联卝合卝起卝来演的一出戏,毕竟出自同一个公卝司,说他们没有串通估计也没多少人信。

  

  所以直至被带到闫烨的私家别墅,宁皓在剧组都尽心尽力扮演着路渊合格的后辈。因为他知道解释没用,路渊或许根本没想对付他,不过是利卝用他给自己造势,搏一个关照后辈,尽职尽责的好名声。而他如果因为这件事情有所行动,仅是自己把把柄往别人手上送,更是给闫烨找麻烦。

  

  这是个闷亏,但其实这件事本身没那么重要,他现在更应该思考的是,闫烨对此会是什么态度。

  

  宁皓跟着带他过来的司机下了车,他这是第一次被带到闫烨的私家别墅,并没有所谓的紧张或是慌乱,甚至有一份期待已久的欢卝愉。

  

  这是他早就想涉足的地方,而这个机会居然比他预计中来的还要早。

  

  大厅里没见到闫烨的身影,司机只把他送到了门口就离开了,偌大的别墅里居然没有一个人来接待他,都本本分分做着自己的事情,甚至路过他时,都采用了无视的态度。

  

  打扫卫生的佣人陆陆续续地离开了,宁皓站在门口等到小卝腿有些发酸,才看到从小别墅的二楼走下来一个熟人。

  

  他愣了一下:“闫先生。”

  

  闫烬冲他点了点头,眼里藏着耐人寻味的探究。他虽然早就料到宁皓会合闫烨的胃口,但他没想到半个月不到的时间,宁皓就已经能出入闫烨的别墅了。

  

  要知道他这个弟卝弟防备心向来很重,就连在这里见自己的次数也不多。

  

  “过得怎么样?”

  

  “还行。”

  

  这是最基本的寒暄,宁皓自然不会不礼貌的无视。闫烬再怎么说也是把他送到闫烨身边的人,况且没有他几个月以来的栽培和谋划,宁皓恐怕连一个龙套角色都跑不到,更别说走到闫烨身边。

  

  提携之恩,虽然是有所求,但也不该知恩不报。

  

  “最近一直没联卝系,还以为是片子刚开机你忙不过来。”

  

  宁皓心思一动。他其实并不忙,作为一个新手,他一天到晚也就只有在剧组里面能有事情做,没戏的时候几乎能闲上一整天,他不信男人不知道,但此却依旧可以挂着笑脸替他找台阶下,该说是他度量大,还是他心机深沉呢?

  

  宁皓只笑了笑:“听闫总说,闫先生对我有些意见?”

  

  闫烬也跟着他笑了笑,表面上还端着一贯的温和儒雅:“那件事情不是我做的,但的确和我有关,我已经和小烨解释过了。”

  

  这话宁皓不太敢信,但他装作深信不疑,把面子功夫做足了:“原来是误会。”

  

  “看来两位旧叙得很开心。”

  

  闫烨撑在二楼栏杆的扶手上,看向宁皓的眼里带着戏谑和鄙夷。

  

  “闫总。”

  

  宁皓愣了一下,闫烬却先开口替他解释了:“正巧碰上,所以多说了两句,小烨应该不会介意吧?”

  

  这讨人厌的称呼让闫烨皱起了眉头,他冷笑一声,指尖摩挲过木质围栏:“站着干什么?我记得我早就和你立过规矩。”

  

  这话显然是对宁皓说的。

  

  少年站在一侧愣了一下,他看了身侧的闫烬一眼,只犹豫了片刻,便朝着闫烨的方向跪了下来。

  

  “脱干净。”

  

  宁皓垂下眼,他大概没想到除了“夜宴”的惩戒师以外,他还需要在更多人面前做出一副卑微谄媚的样子。

  

  他沉默着摸上自己的扣子,一颗一颗解卝开了衣衫。

  

  闫烬却似乎对此见怪不怪了,他无奈地笑了笑,打算离开:“你们好好玩儿,我就不打扰了。”

  

  但闫烨叫住了他:“怎么?大哥不欣赏一下你送来的狗听不听话吗?”

  

  他分明在笑,眼里却全是寒意。

  

  闫烬有些无奈,其实闫烨并不是一个任性的老板,但只要是面对他,那些恶劣就会毫无保留的展现出来。

  

  他知道,今天是他凑巧在宁皓要过来时出现,又多嘴说了几句话,他这位这位占有欲旺卝盛的弟卝弟当然会有所不满。

  

  “既然送了,他听不听话也是小烨自己的事。”

  

  “是吗?”闫烨歪了歪头,视线扫过下头已经把自己剥得干干净净的宁皓。

  

  少年跪坐在那里,双手背在身后,低垂着头,像是一只温顺又乖卝巧的家犬。

  

  可那是别人养大了,费尽心思送到他身边的,装得再像,也不能让人相信他的忠诚。

  

  “可大哥这样关心自己送出去的东西,让我用什么相信你和他没有存别的心思呢?”

  

  闫烨盯着一言不发的宁皓,少年今天穿了一身休闲的套装过来,脱在一旁整齐的叠好了。闫烨环视了自家客厅一圈,瞥见了栽在楼梯间的琴叶榕。

  

  这盆栽养了许久,连抽卝出来都枝丫都已经快长到了拇指粗细,

  

  “不如这样。大哥替我打他一顿,打到这只小狗痛卝哭卝流卝涕,奄奄一息,见到你就害怕,只能乖卝巧趴伏卝在我脚边寻求庇护。我便向你承诺以后都不怀疑他,事事也不避着他,一直把他带在身边。”

  

  这对闫烬来说绝对算是巨大的诱卝惑。他相信以闫烨对他的讨厌程度,拿捏自己命门的这种事情不会假手于人,所以他想要让宁皓替他查的这件事情,只有时时刻刻跟在闫烨身边才有可能悉知一二。

  

  可如果他真像闫烨所说把宁皓打个半死不活,这隔阂会不会为此而产生还真不好说。更何况他和宁皓从来都是互利互惠的合作关系,宁皓本就没有听从他安排的想法。

  

  可这是个机会,至少他能让宁皓有探寻他所求真卝相的机会。而未来要用什么样的方法把这个真卝相从宁皓嘴里撬出来,不是他现在需要考虑的事情。

  

  闫烬沉默地思索了一会儿,他看向一旁的宁皓,少年似乎没有听见他们之间的谈话,低眉顺眼地跪在原地,从始至终没有插过一句话。

  

  闫烨似乎看出了他的犹豫,顺着台阶不紧不慢地往下走,朝宁皓吩咐道:“还不去给你的旧主折了刑卝具过来。”

  

  宁皓这才抬起头,他双眸里看不出失望也没带着难过,只语气平静地问道:“这也是,闫总规矩里的一条?”

  

  闫烨嗤笑一声,坐到大厅中卝央的沙发上:“是。”

  

  “今天要教你的规矩是:易主的代价。”


       ⭐本来是要明天更长章节的,但恰好到这里不用走外链,所以本周还是先分开更了✓24h内500热度明晚更✓没有达到就后天晚上更

评论(115)

热度(754)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