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真的好险

全文爱发电:险险子

实践约到渣过的前男友04

   ⭐破镜重圆  涉大⭕


    ⭐你的校霸在家不仅挨揍还做受


    ⭐年下美人攻 算狠拍(?)


    ————————————————    

 

        杜允川以前也对他用过这样的称呼,但和这次有着天壤之别。

  

  四年卝前的杜允川还是个新手,任骁同样也是,他们在每一次的游戏过程中互相试探,带着年少的青涩。

  

  而四年之后,杜允川的声线冷冽,像是抛开了那些纷杂的情感,在王座之上下达着冰冷命令的帝王,他已经得心应手到用语调去压卝迫sxx方。

  

  任骁说不上自己是该欣慰还是难过。

  

  杜允川这四年来,想来也在圈子里约过不少人了吧。

  

  即便是他看不见,也能想象到杜允川此刻高冷而疏离的表情,他大概只把自己看成一个无关紧要的实践对象,任骁喉结动了动,把头垂了下去。

  

  任骁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性向和性癖时,他还没能遇见杜允川,那个时候,少年把一切和他人的不同都当做是病态。

  

  他小心翼翼地藏起自己和别人的不同,用吊儿郎当的行为去掩饰那些渴望和需求。

  

  后来他遇到了杜允川,少年身上独有的冷冽吸引了任骁,甚至在两人恋爱之后,杜允川无数次让他为之震撼,大有俯首称臣的意味在里面。

  

  后来他选择了和杜允川坦白。

  

  他忐忑不安地说出了自己的那些异于常人的渴求,已经做好了被爱人唾弃厌恶的打算。

  

  可杜允川却只是睨了他一眼,直白地问了一句:“所以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你想跪倒在我脚边?”

  

  没有厌恶于抵触,杜允川对他多出来的只剩一份探究欲,而这份探究欲最终演变成了控卝制欲,带着杜允川和任骁一起,一步一步沦陷……

  

       【丢失……wb/afd……】


       “小家伙,你还没得到话语权。”


  这是一个有些犯规的称呼,哪怕任骁藏得再深,也为这个攻入心房的声音沦陷了一刹。

  

  他突然很委屈,因为四年卝前的离开,因为杜允川再见他时的态度,因为太多太多的闲言碎语,甚至因为他自己。

  

  他有那么一瞬间想向杜允川坦白,想把他的委屈和苦难一点一点说给杜允川听,然后被他以特别的方式安抚,可他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杜允川并没有强求,他提着鞭柄把它递到了任骁嘴边:“叼着,乖一点。”

  

  任骁眼眶发酸,他默默地张嘴咬住那条鞭卝子,随即听见了杜允川远去的脚步声,房门似乎被打开了,然后很快合上,房间里又跟着安静了下来。

  

  任骁垂下头,突然像是一只被抛弃的小狗一样,无声的哭泣起来。


       ⭐又没忍住写了ds相关,可恶啊,码字不易,记得三连四连!!!


       彩蛋老规矩是小短章,本章写到了两人的矛盾和任骁离开杜允川四年的起因。

评论(218)

热度(2034)

  1. 共2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