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真的好险(看置顶)

全文爱发电:险险子

《明灭》12预谋

  双强  强卝势沉稳闷骚攻✘清冷狠厉美卝人受虽然分了攻受,但算互攻


  家族内斗,涉及一些军旅,架空,所有故事内容皆为虚构⚠️

  

  郁津不太喜欢陆秋暝。

  

  作为一个孩子,他并不明白陆秋暝这个名字的分量,所以自知道了自己有个哥卝哥被他霸着开始,郁津就对陆秋暝这个人怀有从未见过面的敌意。

  

  在孩童的世界里,善恶一向比较简单。

  

  “你说什么?”鹤七愣了一下,随即眼里闪过一丝慌乱。

  

  “有人说要拖住哥卝哥,不让他去那个什么地方来着……”

  

  郁津挠了挠头,半天想不出来,最后嘟囔道:“反正他们说是什么把老虎喊走的计策。”

  

  “调虎离山?”

  

  郁津重重点了点头,看向接他话的鹤九。他曾经见过鹤九一面,不是在陆家,而是在一场婚宴上。

  

  只看了这么一眼,郁津就被他爷爷带着离了场,后来听说那场婚宴变成了丧礼,新娘的白裙染了血,坐在梳妆台前,脸上还挂着诡异的笑容。

  

  当然,这些都是传言。

  

  鹤九脸色不佳,他刚受到打击这会儿脑子里空无一物,更别说想什么办法了,只能呆呆地问:“七姐,怎么办?”

  

  鹤七脸色也不好看,陆家鹤守自成卝立以来,就有一道暗地流传下来的死命令:鹤守必须死在家主前面。

  

  历代鹤守除了陆铭山这个特殊的存在以外,无一不践行了这条规矩。虽说陆秋暝现在还不是家主,可若是他真有什么三长两短,鹤守地处境也会变得艰难。

  

  鹤守与陆家家主本就牵扯甚密,分不出彼此来。

  

  “这件事情有蹊跷。”如果真如郁津所言,陆峰昇的目的只是拖住郁清的脚步,他又何必在庄园埋下炸卝弹?

  

  布下这种下死手的陷阱,可不像是要留郁清一命该有的行为。

  

  这件事情本身就前后矛盾。

  

  “大人让鹤二来接应,不如先和他联卝系,确定大人平安之后再做打算。”他们谁也不能擅自下决定,鹤守的统帅只有一人。况且她认为,一个孩童说的话,可信的程度并不高。

  

  “直接回家。”

  

  鹤九怔住,他往声源处看,郁清长发已经披下来,脸颊边沾了血,衬得他脸色苍白,他右手捏着染血的银簪,手臂还往下滴答滴答渗着血。

  

  虽然受了伤,但却算不上狼狈,反而因为他凌厉的眼神,透出一种渗人的味道。

  

  正是这锐利的一道眼神,让鹤九要出口的关切吞回了肚子里。

  

  郁清扫了三人一眼:“鹤七,你去接应鹤二,让他直接带人回老宅。”

  

  “你们两个,跟我走。”

  

  鹤九也就罢了,虽然平日里很少跟着郁清出任务,也是见过血的人,但郁津一个八岁的小孩儿,道理都没懂全,看见郁清这个样子却不害怕,反而迅速从地上爬起来,捏着鹤九丢给他的mini小手卝枪跑着步追上了郁清的步调。

  

  “哥卝哥为什么不回家?”

  

  郁清的脚步顿了一下,他敛下眼睑把那一丝波澜迅速埋藏,没理郁津的话,快步向前。

  

  小家伙没得到回应也不气馁,屁颠屁颠地跟在郁清身后接着道:“之前爷爷每次都哄我,说等我长大了就带我见哥卝哥。”

  

  “可是我一直都在长大。”

  

  “……”

  

  小家伙一路上说了很多话,说他生活里遇到的趣事,说他家里养的小狗,说他在国外遇到的好玩的事物。

  

  童言无忌,鹤九却听得心惊胆颤,郁津的言语就像是把杀伤力不大的小刀,反反复复捅卝进他哥的身卝体里,虽不见伤势有多严重,却总能刺伤人。

  

  谁都知道,以他哥的才华,本该有更璀璨而耀眼的人生。可他却藏在陆秋暝身后,埋在陆家大院里,成了一把终日见不得阳光的利刃。

  

  这是一块陈年的伤疤,郁津不明白也理解不了,他只是好奇,为什么自己的哥卝哥和别家的不一样。

  

  “郁二少。”

  

  郁津自顾自地坐在车上说了一路,刚到陆家终于听到郁清同他说话,用得却是旁人叫他的称谓。

  

  小家伙不知怎的就突然安静了,他还没讲完的故事卡在一半,却垂头不再说了。

  

  “在陆家休息片刻,有人会送你回郁家。”

  

  郁清像是没看见小孩的低落,略过他望向鹤九:“收拾一下,来我房间。”

  

  鹤九被他一眼盯得肌肉卝紧绷,忙不迭的回了个是,迅速下了车。

  

  他洗完澡换了个衣服来到郁清房间时,他哥已经上好了药,鹤二已经回来了守在门边,和他一起的还有鹤四,凑在郁清面前正说些什么。

  

  “继续联络。”

  

  “是。”

  

  鹤九就听了这样一句尾巴,他四哥就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直直地出去了。

  

  小家伙知道自己惹了祸,埋着头在他哥面前跪下了。

  

  郁清没理他,而是又看向鹤二:“郁家的情况查清楚了吗?”

  

  “和大人猜的一样,他们最近并没有大笔地资金流动,郁老卝爷前天还出去郁家名下的度假村里钓了鱼,看起来不像是有大动作。”

  

  鹤二有些不明白,既然郁清已经猜到了和陆峰昇联手的不是郁家,为何还要以身犯险,往陆峰昇设计的火坑里跳。

  

  “那就不用查了,动手的是秦家。”郁清拿纸巾仔细把那银簪上的血迹一点一点抹掉,随后放置一旁。

  

  顾家嫡系和旁支正在内斗,这两年来元气大伤,沈家清清卝白白,从不参与这些暗地里的斗卝争,不是郁家,自然就只能是秦家了。

  

  有句话说得好,当排除了所有可能的选项之后,剩下的那个最不可能的选项,就是正确答卝案。

  

  况且,秦家旁系这些年势头正好,蛰伏多年没有出手,让秦家隐约有从四大世家中脱颖而出的势头,若是陆家出事,他们自然得利。

  

  “鹤五前辈联卝系上了吗?”郁津虽然是个孩童,但也不是那种信口胡诌的人,陆秋暝进了密林就没再和他联卝系,现在只能靠他们联卝系上M市的鹤五,才能知道具体情况。

  

  鹤守之间有独特的联卝系方式,虽然原始了一点,但能让他们在被限卝制被监控的状态下,也能将消息送出来。

  

  “消息正在传回来,今卝晚应该就能到。”准确来讲,现在应该已经是早晨了。

  

  “嗯。”郁清点了点头,这才转头看向跪了小半天的鹤九。

  

  他还没说什么,小孩自己先绷不住了,垂头丧气地认错:“是小九莽撞了,小九错了,请大人责罚。”

  

  “我罚你,这几条人命也活不过来。”

  

  郁清在陈诉事实,鹤九却鼻子一酸,被压卝迫得喘不过气来。

  

  他才十三岁,他也还没长大。

  

  郁清叹息一声:“鹤七的哥卝哥,是她在这世上仅存的血缘了。”

  

  鹤七和她哥卝哥是一母同卝胞的龙凤胎,他们出生在沿海地带,因为战乱失去了亲人,自小相依为命一路流浪,后来投靠了陆家。鹤七被选为鹤守,她的哥卝哥却因为在战乱中脚上受了伤导致发卝育不良有一些跛脚而做了鹤七的手下。

  

  这么些年都安安稳稳地过来了,直到今日。

  

  鹤九心脏一抽一抽地疼,他默默红了眼眶,委屈和愧疚两种心情杂糅在一起,让他哑着嗓子自暴自弃地开口道:“七姐要是难过无法原谅小九,小九愿意拿自己的命去偿。”

  

  ⭐afd第十三章已更✓可以在本条置顶评论刷“拍一拍”表情包,下次更新会一键提醒

  

  ⭐记得三连四连哦宝贝们~

评论(224)

热度(693)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