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真的好险(看置顶)

全文爱发电:险险子

《明灭》14验伤

  双强  强卝势沉稳闷骚攻✘清冷狠厉美卝人受虽然分了攻受,但算互攻


  家族内斗,涉及一些军旅,架空,所有故事内容皆为虚构⚠️

  

  

  陆铭山坐在大厅主位,郁清立于侧边,余下的人散在另一侧,大气也不敢出。

  

  鹤五传来的消息,让他们对陆家目前面卝临的局势认知又更近了一步,可正是因为这一点点突如其来的关键了解,反而让他们手足无措起来。

  

  郁清立在一旁思索了好一会儿,才上前一步跪在他老卝师面前:“是小十疏忽了。”

  

  “此事不怪你。”陆铭山摇了摇头,脸色也是一片凝重。

  

  鹤五传回来的消息只有四个字:【军方内乱】

  

  仅仅只有这四个字,就拿捏住了他们的命脉,郁清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么多年来从未出现过问题的C市军方,会突然有人和陆峰昇勾连。

  

  不仅是祸不单行,更是他没有思虑周全。他以为陆峰昇的手伸不到那么远的地方,只要陆秋暝远离A市,所有的纷争和战火都会烧到他身上来。

  

  可如今陆秋暝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孤军奋战,无异于是亲手把那人推向了危险的深渊。

  

  “老卝师,秋暝那里,小十必须去。”

  

  擅自行动不合规矩,但情势所迫,郁清没办法想得那样周全,而他能否离开的关键点在陆铭山身上。

  

  鹤一一走,鹤守群龙无首,必然需要一个领卝导来统帅,鹤二虽然沉稳,但很多时候有些感情用事,恐怕在下达命令的时候并不果断。

  

  最合适的人选就是身为上上卝任鹤一的陆铭山。可是如果陆铭山真的替他接手了鹤守,在他回来之前看顾陆家,就摆明了在这次斗卝争之中沾了边,搅和进了陆家权卝利斗卝争的漩涡之中。

  

  历代鹤守都是随着家主的离世而殉卝葬,陆铭山之所以能活下来,是因为他身上留着陆家的血,是正统的陆家子嗣。

  

  他要在面上和稀泥,暗地里帮助郁清,长老会还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们也没有必要为了找不到证据的事情,和陆家四老卝爷离了心。

  

  可这一次,郁清是要把他放在台面上来,这无异于是在向陆家所有人宣布,陆铭山在帮少主夺卝权。

  

  这看似是支持正统做的一件正确之事,但是却越过了长老会的红线。

  

  鹤守涉及并处理了陆家太多的机卝密之事,一旦老家主卸任,那一届的鹤守就需要立刻从权卝利之中抽身,此生都不能和陆家事务再沾上一星半点的关系。

  

  陆铭山既然已经破例活了下来,就不该再沾惹陆家的任何事情,像他前些年那样闭死关才是最为正确的选择。

  

  陆铭山垂头看向跪在他面前的少年,身为鹤守地一员,他这一生无儿无女,甚至在百年之后,也只能葬在家臣的碑林,接受不了陆家子弟供奉的香火。

  

  他本来已经打算残灯烛火过一生,但晚年遇见了郁清这样一个招人疼爱的弟卝子,让他整个人从垂暮等死之年突然活了过来。

  

  “你放心去吧。”陆铭山眼神锐利起来,他本来已经收敛锋芒,等着颐养天卝年,可如今有人要动他认下的人,他又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郁清修卝长的睫毛微微动了动,他垂眸片刻,启唇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却只一言不发地磕了个头,把外露的情绪慢慢收敛。

  

  陆铭山于他而言,不仅是师长,更是父亲一般的存在。在孤独无依的陆家,陆秋暝是他的骄阳,陆铭山就是他躲雨的一片屋檐,而如今他却要把这位在陆家仅有的亲人推向战火纷争的中心点。

  

  若真是身为人子,他也是那活该千刀万剐,受人唾弃的不孝子孙。

  

  “小十……告退。”他说不出惺惺作态的话语来给陆铭山装样子,郁清清楚,粉卝饰的话语不管说多少,也不能让他心中好过半分。

  

  “鹤守全员听候四老卝爷调派。”

  

  这是郁清离家前留下的最后一句指令,他这一次行动只带了一位世代都在陆家做事,行卝事稳妥的年轻人一起。

  

  飞机这种极易被查到航班都交通工具自然是不能用,他们天刚擦亮就出发,尽量避开人多的地方开车去M市,到达之时夕阳已经落山。

  

  陆秋暝的通讯敲不开,不管是A市还是郁清本人都没了他的消息,他心中隐隐约约有些不安,留了个心眼先在陆秋暝他们驻扎的外围落了脚。

  

  如果这批带过来的人真有什么问题,他莽撞的进去无异于是自断后路,只能等夜色降临,潜入进去探查一下营地里的情况再做打算。

  

  过了饭点后的营帐骚卝动了一阵,郁清别了枪卝支,换了身深色的衣服,在看卝守交卝班之计从侧边的林子里混进了营地。

  

  他一路摸索着深入,看似毫无目的,实则在一点一点往营帐中心靠近。陆秋暝身为少主,也在军卝队里待了一年多的时间了,这些人怎么着也不可能把他居住的营帐安排在边缘地区。

  

  只是由于要封卝锁M市边境,这次来的人并不少,郁清一路之上避开巡逻人员,摸卝到中心区域已然浪费了不少时间。

  

  他正要想办法探查哪一处是陆秋暝的住所时,却因为迎面走来的两只即将交叠的巡逻队,而不得不铤而走险,果断退至一顶听起来较为安静的营帐之中。

  

  随即有人扣住他的手腕用卝力一扯,他就撞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里。

  

  “秋暝……”

  

  郁清愣了一下,正要说些什么,又被少年揽住腰卝肢往侧边一带,压到了颇具弹卝性的充气床垫之上。

  

  “郁清。”

  

  这两个字吐得颇有些恶狠狠的意味,陆秋暝眉头紧锁,附在他耳边,语气凶狠又无奈:“我就该揍得你卧床不起。”

  

  “看你到时候是否还有心思把自己往火坑里推。”

  

  郁清因为耳边喷洒的灼卝热气息而轻卝颤了一下,他戒备渐收,伸手勾了陆秋暝的腰卝肢,说的却是正事:“军方出了奸细。”

  

  “我知道。”

  

  陆秋暝应了一声,却不放开他,反而伸手将他的腰带抽卝离,撩了郁清的衣衫:“这不是重点。”

  

  郁清愣了一下,刚要伸手制止,陆秋暝却突然又松了手,起身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望着他,语气强卝硬:“脱了,我要验伤。”

  

  

  ⭐关于咱们可怜的小九:挨得太狠了晕过去两次,鹤二实在下不去手了就去求了陆铭山,小崽子终于在第三次昏迷之前被赦免。(或许会有番外✘)

  

  ⭐记得三连四连加速清哥百倍奉还(???)

评论(347)

热度(797)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